您现在的位置: ag视讯娱乐>> 工作动态>> 教育培训>>正文内容

【纪检人·手记】老谌的“心病”好了

   来源:船山区ag视讯    发表时间:2019年04月24日 15:04

老谌最近心情不错,因为家里建新房了。    

昨天去他家里时,他家的房子已经开始砌砖墙,老两口正热火朝天地挖土回填院坝。看到我们来了,谌大叔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忙着给我们搬凳子,我们再三拒绝,他才罢了。  

“等房子整好了,我们要在这儿打个院坝,坝坝边也种点花花草草,就像你们城头的房子一样!”谌大叔兴奋地给我们介绍他的规划。  

老谌今年六十五了,老伴小他两岁,两个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早年间,两口子为供儿子上大学,借了不少的债。孩子毕业后在外工作不幸受伤落下了残疾。老两口就靠着务农的收入,辛苦多年才勉强把账还清。  

近年来,眼看着村里家家户户修起了新房,而自家的房子却越来越破,老谌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也想出去打份工多挣点钱,但是老伴有晕病,家里离不得人。后来,他自己得了病,做不了重活,家里的几亩地也种不出来了……  

2014年,村委会通过民主评议将他们家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解决了低保和医保等问题。  

2017年底,我和谌大叔家进行了“结对”帮扶。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来他家时的情形:低矮的堂屋一片昏暗,只有瓦缝间透下些光亮。房间里杂乱地堆满了灰扑扑的家具和农具。饭桌上,一碗泡咸菜便是老两口的午饭。看到此情此景,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是个滋味。  

可是老两口似乎挺知足。谌大叔说:“感谢政府,我们生活有低保,看病有医保,土地也流转了。我还养了几只鸡,卖了蛋也有点零用钱,比起前几年,日子好过多了。”  

“我看你们这个房子有点破旧了,有没有想重修或者搬迁的想法呢?”我问到。  

“唉,哪敢修房子嘛,还账都还怕了,就这样将就着过吧。”一提到房子,两人的神情就黯淡了。  

原来早在2016年,村委就把他们家纳入了易地扶贫搬迁,但他们不愿离开老宅,拒绝搬迁,所以村委只帮他们进行了危房改造。可改造后并不能解决黑暗、低矮、拥挤的状态。于是,房子便成了老两口久而不愈的“心病”。  

只有住上了好房子,才能真正过上好日子啊。作为一名帮扶干部,我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当我买下老谌的土鸡蛋离开时,我萌生了一个想法——通过养鸡帮助老谌增收。  

“养鸡还是得能行,就是不敢养多了,怕蛋卖不掉、更怕亏钱。”在我多次建议下,谌大叔始终有所顾虑。  

“卖蛋的事情你们放心,土鸡蛋在城里是紧俏货。只要你们把鸡养好,我一定照土鸡蛋的市场价帮你们卖出去。”我对两个老人保证到。  

为了打消他们的顾虑,我每周都坚持往他们家跑一两次。宣讲政策、整理屋子、摆摆龙门阵。去的次数多了,他们对我们的态度也由开始的客气变得亲切起来。  

在我的劝说下,谌大叔扩大了养殖规模,不到半年时间,家里的母鸡就孵了好几茬小鸡。鸡群从原来的十几只发展到了七八十只,每天可收三四十枚蛋。  

为了便捷地把蛋卖出去,我时常组织同事、朋友上门开展以购助扶活动。遇到产蛋高峰期,我微信朋友圈的订单常常被“挤爆”。现在,谌大叔家的蛋已经有了一个较固定的客户群,蛋的销路不愁了。  

谌大叔常念叨:“你比我家孩子还亲,要不是你帮我们打开鸡蛋销路,我们家的生活还不知怎么过下去呢。”大叔的话让我心里很温暖。我所做的只是举手之劳,竟然让他们产生了这样的信赖和认可。  

2018年底,两人说要修新房,已去村委报批了。我诧异地问他们:“是不是要借很多钱啊?”谌大叔说:“还完账后那几年存了点钱,前两年不敢用,怕没钱养老。现在有扶贫政策,我们自己也还能挣点。娃娃虽然有残疾,也在打工挣钱。钱还是要借些,修了房,可以慢慢还嘛。”谌大叔的话里话外都透着自信,竟和初见时的情形完全不同了。  

现在,他们的新房就要建好了,儿子从外地也回来了。小谌不顾腿上的残疾,每日埋头干活,似乎想用忙碌来偿还多年来对父母的亏欠。我问小谌将来如何打算,他说帮着把房子修完,还是要出去挣钱还账,不能再让老人操心了。我们又开玩笑问他女朋友呢?小伙子脸着红说:“这次回来没地方住,下次带她回来。”听了这话,老两口乐得合不拢嘴。看来,压着谌大叔心头多年的“心病”真的要好了。(船山区永河农业园纪工委 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