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ag视讯娱乐>> 教育预防>> 警钟长鸣>>正文内容

心态失衡 行为脱轨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表时间:2019年09月04日 16:25

心态失衡 行为脱轨    

——云南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原副主任段跃庆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警钟长鸣,就是对自己也是对别人的一种警钟长鸣,过去就是警钟听的少了,使自己滑向了这条路。”在看守所里,面对记者的镜头,云南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原副主任段跃庆悔悟道。  

  

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2年前,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段跃庆通过云南省“一推双考”,从一名高校领导成功“跨界”,成为一名党政机关副厅级领导干部,成了令人瞩目的“政治明星”。  

  

20多年间,从云南省文化厅副厅长,到省委副秘书长,再到保山市市长、怒江州委书记、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主任、省政协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副主任,段跃庆先后在6个厅级岗位任职,做出不少成绩,多次受到国家级、省级表彰和奖励。  

  

然而,这位出身书香门第、头顶“明星”光环的学者型干部,终究被膨胀的欲望所吞噬。“正因为有了这种欲望,别人给你送来的这些东西,你才会收下来。就是因为自己有一种攀比的心理、侥幸的心理,金钱观和权力观发生了扭曲。”  

  

沾染不良嗜好,防线失守被“围猎”  

  

说起段跃庆,总是离不了学者、书法家、诗人等标签,他自己也总是以文化人自居。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除了爱好书法,也爱打麻将赌钱。  

  

“他经常约朋友打麻将,每次输赢都在数万元,与他的身份极为不符……我也劝过他,但他就是不听。”一位与他相识多年的朋友曾表示,很难将一个“文化人”与打麻将赌钱联系起来。  

  

党员领导干部一旦沾染不良嗜好,就容易被居心叵测之人盯上。调查也发现,打麻将的赌资,多是由那些商人“朋友”提供,有时候是别人主动备好,有时候只需段跃庆一个电话,就有人立马奉上。  

  

“在掌握了段跃庆的喜好之后,通过各种途径想与其结识的人越来越多,其八小时以外的生活被安排得‘丰富多彩’,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你想玩什么他们就安排什么’。”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在段跃庆身上投资的时间和金钱,到头来都成了他们进行各种请托的“筹码”。  

  

2005年,段跃庆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女子张某某。不久之后,二人便发展为不正当男女关系,持续时间长达十余年。张某某把段跃庆当做“提款机”,不断伺机谋求发财之路。与此同时,张某某也逐渐成为别人打通段跃庆关系的一条“捷径”。  

  

“为了让张某某有更好的生活,他多次为张某某请托的事项‘打招呼’‘开口子’。”审查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对于通过张某某请他帮忙的人,段跃庆还会在茶余饭后多次暗示他们,“都是张某某关心帮助的结果,以后也不要忘记多照顾、回报张某某”。经查,张某某曾收受某路桥建设公司所送的单笔“感谢费”50万元,段跃庆甚至还直接指使他帮助过的人为张某某购买高档轿车。  

  

后来,段跃庆才意识到:“一个人随性贪玩,往往就会把持不住自己,进入别人的‘围猎’范围,不自觉地接受了那样的环境,并成为一种习惯,结果就会把自己带向一条不归路。”  

  

信奉“圈子”文化,构建利益共同体  

  

“记得我第一次收钱是好朋友李某某到我家送的50万元人民币,尽管我们相处得像兄弟,但内心一直都不踏实。但有了第一次,在之后几年中,有朋友、学生、下属送的,便开始有选择地收受了……”段跃庆这样回忆道。  

  

“他认为自己是个‘重感情’的人,对自己十分信任、相处时间长的人,帮他们一下或他们帮自己一下,都是很正常的。”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段跃庆所谓的“朋友”之间的相互帮忙实际上是一种“圈子”文化,对于朋友、学生这些“圈中人”,便模糊了情与纪、法的界限。  

  

汪正军(另案处理)是段跃庆1982年在怒江州兰坪中学支边任教时的学生。时隔25年,当段跃庆来到怒江州担任一把手的时候,时任怒江电网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的汪正军,“嗅”到了升迁的机会。初次见面时的那声“段老师”,更是在无形当中拉近了他与段跃庆的距离。  

  

从最初在一次外出考察时主动为段跃庆的西服买单,到后来逢年过节送些节礼,再到直接输送大额现金……汪正军对段跃庆的每一次主动“追随”和“投靠”,都煞费苦心。  

  

2009年,汪正军得知段跃庆正在北京培训,且培训后将赴美学习,他立马从家里拿了数万元现金,辗转兑换为美元,并以出差为由专程到北京“看望”,奉上事先准备好的美元。三四年间,段跃庆共收受汪正军所送人民币20万元、港币2万元和美元1万元。  

  

付出总有“回报”。有了对“段老师”的长线投资,汪正军在仕途上顺风顺水,先后升任怒江电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怒江州交通运输局局长。  

  

如此一来,他更是对“段老师”投桃报李。在怒江二桥交通环线招投标项目中,段跃庆为了让自己的“关系户”中标,一开始就向汪正军推荐了施工单位。“实际上当时我也为难,最后还是让段跃庆介绍的施工队伍中标了。”汪正军说。  

  

说一套做一套,逾越“红线”终自毁  

  

对于党员干部来说,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无疑是“红线”和“高压线”,长期担任领导干部的段跃庆对此十分清楚。  

  

然而,他台上曾大谈如何履行主体责任和第一责任人责任,提出“坚持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重在‘职守明确、履职尽责、有令必行’,解决‘谁来抓、抓什么、不主动抓’的问题”,台下却大搞权钱交易、插手干预工程项目、卖官鬻爵。  

  

据审查调查人员介绍,段跃庆在担任怒江州委书记期间,经过他打招呼安排的项目,大到基础建设工程、土地开发利用和规划调整,小到行政中心装修及办公家具采购、饮水安全项目PE管管材及管件采购……“事前或事后,都会有丰厚报酬,少则10万元、20万元,多则上百万元,他都来者不拒,俨然成了怒江州工程项目的‘总发包人’。”  

  

除此之外,选人用人方面也是段跃庆的“生财之道”。怒江州老板张某是段跃庆的“圈内人”,他除了可以通过段跃庆拿到怒江很多工程项目,还能让那些抱着“敲门砖”想要加官晋爵的人搭上段跃庆的“直通车”。兰坪县某局副局长,就是通过老板张某成功将20万元人民币送到了段跃庆手里,在随后的一个多月里,他便顺利晋升为该局局长。有了他人的“成功经验”,抱有侥幸心理的人纷纷效仿,严重污染了怒江的政治生态,挫伤了干部干事创业的积极性。  

  

对于自己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段跃庆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可以瞒天过海,便一次次放弃了主动向组织交代清楚的机会,甚至多次召集相关人员商量对策,对抗组织审查调查。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经查,段跃庆严重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职务晋升、调整提供帮助,谋取私利;严重违反廉洁纪律,收受下属、私营企业人员所送礼金50多万元;严重违反生活纪律,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长期与他人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便利及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物共计1000余万元。  

  

2019年6月,段跃庆涉嫌受贿一案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处。